第34章:暗生嫌隙

小說: 一代商梟 作者: 落葉知秋o 更新時間:2020-04-29 19:19:29 字數:2274 閱讀進度:37/40

“嗯嗯,那就遂雪公所愿吧!”

醇親王喜笑顏開,“不光如此,他日雪公幫助本王繼承大統,肅清恭親王黨羽,朕的江山,不,本王的江山,愿意分雪公一半!”

“雪巖實不敢當,這是雪巖身為臣子應盡的本份!”

“好好好!”

醇親王甚是滿意,“今晚本王設下宴席,還請雪公不要推辭,你我君臣二人,開懷暢飲,坦誠相待,如何?”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第二天,醇親王衛隊派出一輛馬車,將胡雪巖和白蓮二人送出滬海,而王五和陳近南他們正在約定的地點等候胡白二人的到來!

一路上,胡雪巖和白蓮都沒有說話,但是他們卻能感受到彼此溫暖的、含情脈脈的眼神!有時候,此時無聲勝有聲,有時候,越是能言善辨的人越是不善表達愛情,但是兩個真心相愛的人,或許只需要那么對視一眼,就能從中領會到對方心中那深沉的愛意,白蓮和胡雪巖正是如此!

“公主受驚了,都怪老夫無能,未能保護好公主,令您身陷危難之中,請公主降罪!”陳近南主動上前請罪。

“老舵主不用自責,都怪白蓮年少沖動,給天地會眾兄弟增添了許多麻煩,白蓮深感自責,對不起大家的厚愛!”

“公主千萬不要自責,這都是我們身為人臣的份內之事!”二當家文泰來說道。

胡雪巖突然發現人群中少了二世子鄭克爽,于是就偷偷地問身邊的王五,王五告訴他,因為鄭克爽想要在玄明塔暗道里埋炸藥炸死醇親王,但卻遭到所有人的反對,鄭克爽一氣之下拂袖而去,搬師回臺了。

在這時,只聽陳近南對胡雪巖說道,“雪公真的是有通天手段??!竟然能跟公主雙雙平安歸來,不知道雪公使用了何種招術?”

“呵呵,總舵主謬贊了,如您所見,胡某乃是一介文弱之士,手無縛雞之力,可巧我與醇親王卻有一個共同的敵人,所以我倆結成了盟友,作為誠意,醇親王就放了胡某的最中意之人白姑娘!”

“什么?盟友?”

不光是陳近南,所有在座的天地會成員也都大為驚訝,這胡雪巖跟韃子親王結盟,也就是投靠了清庭,為虎作倀!豈不也成了天地會群雄的敵人?而白蓮乃堂堂的大明公主,豈能跟韃子朝庭同流合污?

古代圣賢之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豈能為保性命失掉大節!

于是陳近南不由得慍怒道:“雪公能否說個明白,難道也公主愿意跟韃子結盟嗎?”

胡雪巖連忙解釋:“總舵主誤會了,胡某并沒有投靠清庭,更沒有被清庭的高官厚祿所誘,雪巖與醇親王結盟,只是為了對付我的仇家李鴻章和恭親王,胡某正是遭此人所害,以至家破人亡,虧得幾位親友衛公公、王大俠和古少爺拼命營救,以及醇親王的暗中相助,這才撿回一條爛命,有道是,來而無往非禮也!所以胡某在有生之年,除了要報答幾位兄弟的救命之恩,還要找李鴻章他們算算舊賬,有恩報恩,有仇服仇,這才是真君子所為,總舵主您說對嗎?”

“嗯,那是自然!咱們江湖中人,一向是快意恩仇!”

不過陳近南很快就意識到了什么,“可是,公主貴為千金之軀,豈能卑躬屈膝與韃子結盟?”

“總舵主不要誤會,與醇親王結盟之事,乃是雪巖一人所為,跟公主無關,而且,醇親王為了示好咱們天地會,還要做一件更大的好事!”

“什么?”

“醇親王會以朝庭的名義,結各地官府分發文書,釋放所有天地會成員的在押親屬!”

“太好了!”

二當家文泰來不禁高興叫出志聲來,不過他突然察覺到大當家掃過來的犀利眼神,趕緊恢復到平靜的表情狀態!

陳近南跟文泰來他們不同,他光桿一個,幾乎無親友往來,朝庭自然抓不到他什么親戚之類,而文泰來則不同,他跟妻子駱冰兩家都有一大幫親戚,因為他們二人的緣故,不少親戚都被官府羈押入獄,失去了人身自由,而他們都是因為文泰來夫妻所牽累!

其它的天地會成員,跟文泰來這種情況的也很多,因為一個人的關系,而令全親族的人蒙受牢獄之災!在天地會內部成員當中,,這種情況很多。

所以,天地會群雄聽到胡雪巖帶來的這個消息,紛紛興奮之情溢于言表!

陳近南看了看在場的天地會群雄,思考了一番,他已經明白此時應該順應人心,而不該一意孤行!畢竟人心都是肉長的!

于是,陳近南朝胡雪巖抱了抱拳,道:“既然醇親王肯禮遇我天地會諸人,那么咱們天地會也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老夫宣布,此后我天地會諸人不再與醇親王為敵!”

頓了一下,陳近南轉而又對胡雪巖說道:“不過,我天地會仍會繼續反清復明的大業,希望將來不會有那么一天,我天地會與醇親王戰場上相遇!”

“各為其主,人各有志,總舵主不必顧慮,車到山前必有路嘛!”

“對,各為其主,本座與雪公也是道不同不相為謀,本座就告辭了!”

說罷,陳近南拂衣而去,文泰來等天地會群雄也紛紛跟隨而去。

很快,現場就只剩下胡雪巖跟白蓮兩人,等人走完了,胡雪巖伏身施禮,“公主殿下,胡某辜負了公主的信任,還破壞了您的反清復明大業,雪巖真是罪該萬死!”

白蓮慘然一笑,“我還算什么公主殿下?其實,跟你的絕世才華相比之下,我這個公主,或許只是個可有可無的笑話,不是嗎?”

“白姑娘這是個怪罪雪巖不肯為反清復明出力嗎?”

胡雪巖已然改口,“公主”也變成了“白姑娘”,畢竟白蓮早已以身相許,名義也只算是“八姨太”而已,況且華夏一直是個男權社會體制,更為現實的是,白蓮這個公主早已有名無實??!

“白蓮怎敢勞駕官居二品、富可敵國的胡大人!”

“白姑娘心里還是在怨恨胡某,當然,雪巖不能報答白姑娘的救命之恩,確實該怨該罵,白姑娘,要是你對我有所怨恨,你盡管破口大罵就是,這樣你心里會好受一些,胡某毫無怨言!”

gpk捕鱼大富翁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