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小說: 離羅閣 作者: 鎏柯 更新時間:2020-04-29 19:20:26 字數:2259 閱讀進度:78/98

峙影忽地覺得自己的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像是一塊木頭深深地扎在那里。

玉離的眼睛彎起,像是天邊的月亮,圣潔而柔美。

“離兒?!敝庞暗氖植蛔杂X地撫在玉離的臉上。

忽然,門窗被陣陣狂風打開,有的已經被那震波震得破碎,砸落在房間的各處。這些碎渣又像是被賦予了新的生命,又快速懸浮在空中,竟長了如同齒狀一般的東西。

“峙影,你真的以為這水牢的符水能夠傷得了我嗎?”

峙影將玉離護在身后,怒道:“楊譽琛,你這個老妖物,我定要送你去十八層地獄!”

“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楊譽琛生生地從胸膛里把他的心臟扯出來,眼里的陰冷狠厲如利劍齊齊向峙影投來。

“你竟然還能重塑你的心!”

“那還得多虧你的符水!”

原來,這楊譽琛的功力本來只有一成,在經受符水腐蝕的過程當中,他的心竟然被修復。雖然峙影的符水對活人會有腐蝕的作用,可是這楊譽琛根本不是什么活人,他是不人不鬼的千年妖物。

楊譽琛的手掌穿透峙影的心臟處,他將峙影的心猛地挖了出來,而此時,玉離則拿了旁邊的花瓶正準備砸向楊譽琛時,被楊譽琛一把禁錮在懷中,“離兒,我才是你真正的師傅!”

“你這個壞人,你殺了師傅,我要殺了你!”

“峙影,你到底給離兒做了什么?”

“哈哈……”峙影扯著嘴角,眼里是無盡的嘲諷,“在離兒這里,你永遠都是一個失敗者!”

楊譽琛哪里還受得了這種刺激,他的手掌猛地收緊,那峙影便化作千萬碎片飄散各處。

楊譽琛手中還剩下峙影的心,它發著金色的光,隱隱發著血腥。

“這就是靈武果之心?”

他才剛說完這句話,那心便快速地沒入他的嘴里。不過片刻,那顆心便在他的身體里融化。

“你這個壞人,我要殺了你!”

玉離撿起一片碎花瓶片就向楊譽琛刺去,“離兒!”

楊譽琛任她將碎花瓶片刺進自己的腹部,他也不躲閃,在刺進的那一刻,他只是眉頭一攏,但臉上還是掛著笑,“離兒,如果這樣能讓你好受一些,我甘愿!”

玉離被嚇得連連后退,因為她看到了楊譽琛的狼頭,恐怖惡心,“你別過來!”

“離兒!”

他不斷地靠近,忽地覺得自己的臉像是被烈火灼燒一樣,隨后,他只是輕輕一抹,那臉上的皮肉便被他拉下來一大塊。

他猛地將玉離打暈,抱在他的懷里,神情悲痛,“離兒,這不是我,我原來不是這個樣子的!”

他將玉離帶回了自己在山中的別墅。

這別墅是他練武的地方,這里是連峙影等人都沒有到過的地方。

“大人!”

“諶言,快,將她帶進我的臥室里!”

“是!”

諶言是他用自己的邪念煉化成的魅影,可以變幻成世間萬物。

楊譽琛將自己鎖進密室里,他知道,他每次狼變,他的臉都會腐蝕脫落,為了能修復他的臉皮,他只能吸進活人的精氣去修復他的那張臉。

第二日,玉離醒來,她望著這四周陌生的一切,急忙掀開被子穿了鞋,打開門就往外跑。

可是她的速度太慢了,那諶言只是一瞬間就擋住了她的去路,“玉離小姐,還請好好待在房內,大人一會就到!”

玉離沒有說話,輪了他一眼,便猛地關上門。

“大人!”

楊譽琛來了,狠狠地踢了諶言一腳,“告訴你,以后和她說話不要這么大膽!”

“是,大人?!?/p>

楊譽琛開了門,便看見玉離拿著一個枕頭放在前面,警惕地看著他,“你……你別過來!”

“離兒,我不會傷害你的?!?/p>

“你這個壞人,殺了我師傅!”玉離將枕頭扔向楊譽琛,他就這樣站著,沒有躲,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玉離忽地伸了脖子,“你要殺就連我一起殺了吧!好讓我去陪我師傅!”

楊譽琛看著她,眼神平靜,但玉離身后那玻璃窗戶卻突然被一股強大的力量震碎。

玉離忽地抱緊自己的身子,“你這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鬼,你殺了我吧!”

楊譽琛走了,順帶也將門輕輕地關上。他坐在沙發上,望著那窗外的松樹,活生生地將那松樹燒了起來。

一連幾日,玉離將房間里的東西全部都砸了,但楊譽琛又會買新的物品進來。再后來,玉離也沒有那個精力去砸東西了,就是安安靜靜地坐在床上,一句話也不說。

“離兒!”

玉離沒有任何反應,輕挑了他一眼之后,又轉過身去。

楊譽琛耐心地來到她的面前,微笑道:“離兒?!?/p>

玉離不理他,面容淡漠,而楊譽琛也不惱,耐著性子半跪在她的面前。

如此大約重復了好幾次,玉離都煩了,“你臉皮是有多厚?”

“嗯,是很厚!”

“……”

“離兒,你吃一點東西好不好,只要你吃東西了,我會立馬消失在你的面前?!?/p>

玉離一把接過碗,將那粥全部喝下,又將碗甩到地上,瓷器破碎的聲音驚蕩著整間屋子,“快滾!”

楊譽琛干笑了幾聲,“好?!?/p>

就這樣不知道耗了多少時日,玉離對楊譽琛終于說了話,“你安排其他人給我送飯!”

“為什么?”楊譽琛將手里的碗捏緊了幾分。

“因為我看見你就惡心,尤其是你那張丑陋惡心的狼臉,一看見你,我就吃不下飯!”

“離兒!”

“不要叫我,要么我死,要么換人,你自己選一個!”

過了好半天,楊譽琛才說道:“好!我答應你,不過你要答應我,你要按時吃飯,不能傷害自己!”

玉離冷眼看著他,眼里全是嫌惡,隨后又快速轉移視線。

過了幾日,楊譽琛不放心外面的人,就自己偷偷地用了自己的心頭肉煉化了一個人形。不過他因為這段時日用了大部分的靈力在修復玉離身體上,他靈力有所削減,只能造出一個五六歲大小的男孩。

而此時,那男孩的脖子上有了一圈圈仿若是用繩子制造而成的勒痕。

gpk捕鱼大富翁外挂 吉林快三走势遗漏一定牛 吉林十一选5走势图 佳永配资是正规平台吗?交易是不是真实的?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 河南快三一定牛手机版 山西十一选五官方网站 江西十一选五开走势图传剧照 陕西十一选五任四遗漏 场外配资的监管 上证指数是什么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