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最后還是我退一步吧

小說: 你是蜂蜜口味的 作者: 幼兒園小紅花 更新時間:2020-04-29 18:53:03 字數:2395 閱讀進度:404/432

坐在陸星晴身旁的田橙也是很不能理解,為什么盛琦既然可以相信段子昂不是因為其他的目的要和她結婚,那么她為什么還想要離開江城不給段子昂機會了。

面對陸星晴的問題,盛琦的面色突然的變的柔和了些許,她淡淡的回答了一句:“我懷孕了?!?/p>

看著盛琦那么淡定的說自己懷孕了,陸星晴和田橙都吃了一驚,陸星晴覺得這也許是最后能夠勸得住盛琦的地方了,“我去!既然你已經懷了段子昂的孩子,那你就更不能離開了,你不會是打算不要這個孩子吧?”

盛琦低下頭再次輕撫了一下她的腹部,她的眼神里充滿了母性的慈愛,“我就是因為想要這個孩子,所以我才要走?!?/p>

“可是這個孩子應該擁有一個完整的家才行啊,他不可以只有媽媽沒有爸爸的!”田橙能夠猜的到,盛琦現在在提到孩子的時候這么的淡定,但是當她知道她懷孕的那一刻,她的內心一定是無比的煎熬。

盛琦她自己也明白這個道理,可是她更加不愿以這個孩子為籌碼來讓段子昂為難,“但是我覺得我的孩子應該也不愿意去為難他的爸爸,所以等他長大了,他會理解我的?!?/p>

“怎么就是為難段子昂了?我不懂你的意思?!标懶乔缫呀浭潜M最大的努力想要留住盛琦了,她都恨不得替段子昂把盛琦給綁在江城。

“如果當我爸和段子昂都知道我懷孕了,以我爸的性子,我肚子里面的孩子就是我爸拿來威脅段子昂的籌碼,因為段子昂的底線,和我結婚他可以放棄,但是一旦有了孩子,我真的不愿他因此去做他不想做的事情,而且我更害怕看到的是,他最終的選擇是我和他的孩子,他都不要?!?/p>

說到這一段話的時候,盛琦的心里再次像缺血般的疼了一下,與其這個孩子最終會被段子昂給放棄,盛琦倒不如直接選擇不給他放棄的權力。

盛琦的話讓陸星晴與田橙也都心疼了一下,她們倆此時此刻也都能理解盛琦的決定了,與其讓段子昂夾在中間做選擇題,倒不如由盛琦自己去撕掉這一張兩難的試卷。

田橙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段子昂如果選擇了按照你爸說的去做,那么他一定會覺得他對不起賀霖,但是他如果選擇了繼續堅守他的底線,那么他就是對不起你和你們的孩子,我要是段子昂,我得瘋?!?/p>

盛琦自我安慰的笑了一下,“所以啊,最后還是我退一步吧,這樣起碼局面會好看一點?!?/p>

陸星晴心疼的握住了盛琦的手,“我如果是你,我的心態可能已經崩了,我真的很佩服你能夠做出這個決定?!?/p>

盛琦再次裝作很輕松的樣子微微的笑了笑,“我也是站在了美盛集團的頂樓才做出的這個決定……”

田橙一聽盛琦的話,她快速的截斷了盛琦說的話:“怎么?是頂樓的風光格外的好嗎?你要去那么高的位置想事情?你以后不許再去了!”

“也就是頂樓的風呼嘯而過我才明白,段子昂對于我來說,他就是那一股風,活生生的從我的身邊經過,卻又猝不及防的吹走了,他就像那一股風,是屬于自由的,不屬于我?!笔㈢言捳f完,她含著淚苦笑了一下。

看著盛琦又快哭了,陸星晴選擇了以另外一種方式來讓盛琦不那么難受,“什么自由的風,什么亂七八糟的,你當你在寫詩呢?”

田橙一下子就get到了陸星晴的用意,她快速的附和道:“對啊,你是覺得每天上班沒意思,要去做文壇做貢獻了嗎?”

陸星晴與田橙的吐槽讓盛琦忍不住的破涕為笑,她真的很慶幸她在江城有這么兩個知心的好朋友。

田橙眼見著服務員已經將她們仨點的菜品差不多給上齊了,她選擇了做這個話題的終結者,“行了行了,別聊了,老娘都要餓死了?!?/p>

“我也餓,我得趕緊填飽我的肚子了?!标懶乔缯f著她便夾起了一塊三文魚刺身。

跟隨著陸星晴,盛琦也拿起筷子夾起了一塊三文魚刺身。

盛琦才剛把三文魚刺身給夾起來,田橙就一筷子搶過了她夾起來的三文魚刺身,“刺身可是說不定會有寄生蟲的,你最好是別吃,對寶寶不好?!?/p>

陸星晴一把從餐桌的左邊把一瓶用粉色陶瓷瓶放著的酒給拿到了自己的面前,“對,我們點的櫻花酒釀你也不許喝,你老老實實的喝檸檬水?!?/p>

盛琦一臉的懵圈,這酒她確實是可以不喝,但是不讓她吃刺身那就有點過分了,“你們兩個這么嚴格干嘛?這頓飯還能不能好好吃了?”

陸星晴順口的回答道:“我們倆可是你孩子的干媽,我們當然得保護好他了?!?/p>

田橙一邊吃著從盛琦那里搶過來的生魚片一邊點了點頭,“對,所以你不許不回來了,干媽還要給干兒子或者干女兒紅包和禮物呢,你不能私自剝奪人家收禮物的權利啊?!?/p>

盛琦明知道陸星晴和田橙就是想讓自己再回來,她故意的笑著說道:“現在快遞那么發達,我不介意你們郵寄?!?/p>

田橙隨即白了一眼盛琦,“你不介意老娘介意!你怕不怕我但凡出去玩我就去找你,然后我當街打你一頓?!?/p>

陸星晴連忙的附和道:“我也去,我們倆當著她兒子或者閨女的面,胖揍她一頓?!?/p>

盛琦裝作嫌棄的模樣看了一眼陸星晴和田橙,“行了,別說了,吃飯!”

相對這邊的吃“散伙飯”,白凱很是友好的約著賀霖然后拉著段子昂正打著游戲,這一局游戲沒有結束,哪怕是飯點已經到了,哪怕是已經有人在催促賀霖吃飯了,這些原因都不能中斷這一局游戲。

從游戲開的語音里,白凱聽到了賀家的人在喊賀霖吃飯,白凱有意的笑著對賀霖調侃道:“賀霖,不是你媳婦親自喊你,你挺無所畏懼的啊?!?/p>

賀霖隨口的說道:“我媳婦不是和你媳婦一起約著去吃飯了嗎?我當然無所畏懼了?!?/p>

“聽我媳婦昨天說,是盛琦主動約她們兩個出去吃飯的,估計現在又是大型的吐槽現場?!卑讋P有意無意的說到了盛琦,他明知道段子昂聽得到。

賀霖也有意的搭著腔:“她們仨在一起除了八卦、吐槽還能干嘛?”

果然,聽到盛琦約了陸星晴與田橙吃飯,段子昂正打著游戲的思緒一下子就渙散了,一種由心臟直達指尖的疼痛感讓他操作游戲的手速不得不放慢了一些,他在心里想著,希望陸星晴和田橙能夠讓盛琦開心一點,希望她們倆可以替自己多陪陪盛琦。

gpk捕鱼大富翁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