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三囚徒

小說: 十里雪浪谷中雨 作者: 洛陽無錦 更新時間:2020-04-29 18:31:59 字數:2575 閱讀進度:54/67

她的兩魂七魄凝結成眼淚落在第一重天,生出了云生桃。地魂則被抽走,附帶著所有的記憶,作為“絕望之人的最后一抹魂”建立山河印,將里世界的顏澤封印在了第九重天。

第二個進里世界的是顏澤。彼時他已被綁上窮奇骨柱,這大約是司重對于他二人絕對的打壓——一個創造了一場并不存在的荒唐,被封印在第九重天千載;另一個干脆沉睡千載,杜絕了他們透露消息的一切可能。

這就是子期所說的話,“人非人,魂非魂。親近即死,枉為生人?!彼⒉恢雷悠跒楹螘獣岳锸澜绲念仢膳c風滿樓已被換了魂魄的事,只能猜測大約是因為司重神力不穩定的緣故,導致子期的魂魄覺醒,所以她才會說出那般絕望的話來。

第三個進里世界的是江滿樓。出生即有意識,是因為他的意識來自于外世界江滿樓。三年后便陷入沉睡,直到千年后才蘇醒。

接下來便是司重精心布置的局——他要讓風溪云哪怕記憶全無,已經任他為所欲為,也要經歷一遍自己當年經歷過的痛。

梓珞逃婚、斬露池初見、逼上第九重天、探望子期、魂魄附靈、點化仙童,還有后續的二十四仙門、和鑾叛變,以及現在的,玟閑登基,九江帶先天帝口諭前來,清君側。

每一步司重都計算得精準無比,風溪云順著他的計劃走得風雨無阻。

其實江滿樓與顏澤已經提醒過她很多回了。

她初上第九重天回來時,江滿樓便提醒她,“九重天每一重都大無邊際”,并非越往上地界越小,以至于第九重天被活生生煉成了一座牢籠。

江滿樓說,這世間共六界,生死有輪回,可風溪云所處的世界卻只有五界,缺了冥界。冥界處于地底,里世界存在于水晶球內,地底被填滿了實物,自然沒有冥界。等她去了寒夜宗,江滿樓與顏澤告訴她這世界一如蛋一般,蛋殼外面還有另一個世界,想來那個世界便是外世界——水晶球之外的世界。

每次有關司重的大大小小的戰役,江滿樓都會毫不猶豫地相信司重會贏。畢竟是經歷過一次的戰爭,再怎么說結果也不會比第一次差了去。

還有風溪云無數次覺得似曾相識的場景,不過是當年她與司重調換了位置而已。

沉重的記憶紛至沓來,回憶里濃郁的血腥味包裹住風溪云,教她幾乎喘不過來氣。

地魂回來了,原來的那個風溪云也回來了。

除開一部分被撕裂強行隨著身魂剝離封印在外世界的肉身里的力量,她現在幾乎又成為了那個外世界令魔族聞風喪膽的冷面閻神。

只是這些回憶太過慘烈,風溪云不愿意再去感受一遍那些徹膚之痛。

風停了。

司重站直了身子,拍了拍袖角,一身衣袍漸漸化成玄色,衣擺用暗銀的絲線繡著兩頭三尾北極狼,腳底下踩著破碎的桃花。

一如當年斬露池旁風溪云見到的模樣。

眾神默不作聲,江滿樓醒過來,艱難挪到墻邊靠著坐下。風溪云從碎石堆中站出來,一身衣袍變作丹砂血紅,袍角是大朵大朵盛開的牡丹。金線繡著十二只小仙在云端跳舞,左眼眼角的一粒淚痣分外惹人憐愛,頭頂上簪著雕工嚇人的鳳穿百花。

顏澤站在不遠處,艱澀道“溪云……”

卻見溪云回頭笑笑,道“我回來了?!?/p>

是啊,她回來了。

當年她被拖入時間裂縫,在混沌亂流中被時間碾壓,筋骨盡碎、魂魄難全。時間亂流的絞殺無形無影,她生生在里頭拖了一個甲子的時間方得以掙脫,途中好似還抓到了將她拖入時間裂縫的罪魁禍首,強迫他與自己一起受了十幾年的罪。如今想來,那個被她一并拖入時間裂縫的倒霉蛋,大概便是司重了罷。

想她待他并不惰怠,相反,她甚至并不將他視作罪臣之后,反倒給予他應有的待遇。司重還是神界四神將之一,他依舊主未來,手下十一將一人不差,他的羽琿宮、小仙境半重山一樣都未收走。他安分千年,風溪云以為他放下了,開始漸漸帶他出任務、赴宴會——甚至惹了江滿樓吃老大一通飛醋,誰知他轉眼便換了一副模樣。

那副高高在上、睥睨眾生,眼神冰冷目空一切,又絕望卑微的模樣。

風溪云恍惚一瞬。

她撥開眼前一縷碎發,淡淡道“司重。不愧是你啊,寒時族后人……哪怕只是繼承了一半的血統,時空裂縫、時間球,你照樣搞得得心應手?!?/p>

司重走兩步,聽見這句話,難得地愣了一瞬“什么寒時族后人?”

“我醒了,自然想起了全部?!憋L溪云不帶感情地道“你以為你為何能做主未來的神將?你以為你為何有本事撕開時間裂縫?你母親從未告訴過你她的真實身份吧,司重?!?/p>

“你為何……要同我說這些?!彼局匦闹序v起不好的預感,他下意識拒絕聽到風溪云接下來要說的話,“你不該說這些。你該老老實實的,永遠被我困在這里?!?/p>

“嘖?!憋L溪云搖頭,冷聲道“看來,倒是當年我做錯了。若是當年我不央求楚鋮出手保你母親一命,也輪不到我現在被你困至如斯境界——”

當年救了風溪云的準確來講并非君澈,而是司重的母親寒影愁。她當年誤闖大荒幻境,重傷垂死時被寒影愁撿到,帶回了瀟湘洞庭。寒影愁醫術并不精湛,是君澈一雙圣手救回了她瀕碎的魂魄。至此,她方知道了這世間還有一個另外與六道輪回無關的隱世之族——寒時族。

寒時族生來便有對時間與空間突破極限的控制力,彼時的神帝清繆十分忌憚也迫切想要這能力,甚至于一度產生了“得不到便要毀掉”的瘋狂想法。眼下寒影愁已與司躍結了姻,而寒時一族為防清繆抓住機會故嚴令禁止族中人與外人通婚。風溪云看不得寒影愁被逼的兩邊無路可走的模樣,索性拜托君澈與蘇妄生為寒影愁偽造了一個身份,這才有了她安定的生活和后來的司重。

她以為日子就這么過去了。

若不是清繆布了巨大一盤棋等著他們一個個往里跳的話。

風溪云并不想做九天玄女也并不想做神將,可做的代價便是中了清繆的圈套——寒時族領地被察覺,君澈與蘇妄生為了保護她和寒時族受盡重創,陷入長久沉睡。雖然他們以相當慘烈的代價勉強獲勝,但她再也忘不掉這種有心無力的痛苦和不經意一瞥撞入眼簾的寒影愁面上巨大的悲愴。

于是她站出來,做了九天玄女,以近乎冷酷絕情的手段成為了天界四神將之首,被一眾妖魔成為“玉面閻神”。

可這一切,被從小保護得很好的司重并不知曉。

他只知道自己的母親是天地共壽的兩只白澤的旁系親族,神力雖不強大卻極刁鉆,然后被風溪云一劍捅穿了喉嚨。

那天死得本該是他。

他的母親本可以活下去。

可他并不知道,若不是風溪云,他母親早就死在了清繆手中,甚至可能連他都不會存在于世。

這就是寒影愁苦苦隱瞞司重數載的真相。

gpk捕鱼大富翁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