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那就互相傷害??!

小說: 甜妻可口:大叔每天都想撩 作者: 小欖竹 更新時間:2020-04-29 19:26:11 字數:3364 閱讀進度:754/780

第754章那就互相傷害??!

果然,凌少川半天沒說話,良久之后,他才道:“那我等著,我倒要看看顧總的本事能大到什么程度?!?/p>

顧盛欽臉色陰沉著,愈發冷戾。

凌少川忽然想到了什么,道:“對了,忘了告訴你,舒清以后會在我這兒工作。依然是,我的特助,跟我形影不離。這也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離舒清遠點,我的眼皮底下,揉不了沙子!”

顧盛欽掛了電話,狠狠將手機砸到一旁的墻上。

舒清真的是著了凌少川的魔,居然要上法庭跟他爭奪撫養權。

這時,東安敲了敲門,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問道:“總裁,我們這邊……要不要安排律師???”

既然今天已經收到了法院的傳票,難道不安排最好的律師打官司,就這么坐以待斃嗎?

怎知顧盛欽更惱了,沖東安吼道:“給我滾出去!”

東安走后,顧盛欽煩躁的揉了揉眉心。

這女人,真是打算跟他魚死網破了!

想了想,他給慕久年打了電話。

慕久年也是剛得到消息,他道:“慕家與上官家聯手了,不過你放心,慕家的狀況我很清楚,他們掀不起什么風浪。倒是你家,你弟弟最近與凌少川往來很頻繁,這架勢,是想趁機搞死你??!”

“搞我?”

顧盛欽眸底散發著幽幽的寒光。

本來不想這么早收拾顧譯林,但很顯然,他已經等不及湊上去了。

現在最讓顧盛欽心煩的并不是公司的事,而是舒清居然真要跟他法庭上見了。

良久,他低低的開口道:“舒清把我告了,要跟我爭撫養權?!?/p>

慕久年顯然沒想到事態會如此發展,舒清那姑娘他曾經見過幾次,看起來溫溫柔柔的,不像是這么沖動的人。

畢竟,當年舒清簽了離婚協議,白紙黑字寫著兩個孩子的撫養權給顧盛欽。再加上她一走兩年,孩子一直都是顧盛欽撫養。

不管從哪方面打官司,舒清的勝算都不大。

慕久年輕笑了聲,道:“看來,凌少川給了你的小女人不少膽量?,F在,都敢跟你硬剛了?!?/p>

顧盛欽就知道,現在慕久年這廝已經變態了,只會說風涼話。

恨不得,以后他就跟著他一起打光棍才好!

一整天的坐立不安,終于斷斷續續的處理好了手邊的事,顧盛欽也立刻起身準備回去。

這次,他并沒有回家,而是去了啟越集團。

……

啟越集團門口。

顧盛欽看著凌少川和舒清一起從公司里出來,他漆黑的眸色聚成一道晦澀不明的光,沉沉的落在舒清身上。

他本可以坐在車里的,卻偏偏站在車旁,挺括的身形透著幾分倨傲和盛氣凌人。

舒清嚇了一跳,沒想到顧盛欽會出現在這兒。

他們之間只隔了幾米,四目相望,舒清不免有些心慌。

難道,他是收到了法院傳票,所以,來找她算賬的?

就在這時,凌少川俯身在她耳邊低聲道:“別擔心,有我在?!?/p>

舒清微微松了口氣,是啊,凌少川在這兒呢,她到底在怕什么呢?

這樣的舉動落在顧盛欽眼中,和咬耳朵無異。

男人眸光繼續變冷,如同寒刀利刃般穿透凌少川。

凌少川感受到來自于顧盛欽的不善,他挑唇一笑,攬著舒清走到顧盛欽面前,道:“顧總,如果您對法院傳票還有什么異議,可以找我的律師談。至于舒清,您還是離他遠一點,免得外面那些風言風語的連累到小清?!?/p>

顧盛欽一向是冷靜沉著的,面對著凌少川赤裸裸的挑釁,他神色如常,眉峰輕佻,“哦?凌總就這么確定,我是來找你女朋友的?”

說著,他的目光落到不遠處。

上官若欣一襲紅色大衣,黑色的卷發將細膩的皮膚襯的瑩潤如雪,風情萬種。

她徑直向顧盛欽走來,仿佛外界的一切都不看在眼中。

顧盛欽難得的對她露出一絲溫和的微笑,直接伸手牽住了她,溫聲細語道:“怎么樣,今天累不累?”

上官若欣受寵若驚,露出一絲嬌羞的神色,道:“還好,每天都是如此?!?/p>

舒清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心尖不自覺的顫了顫。

凌少川的表情深了幾分,接著,嗤笑著道:“看來顧總最近跟我妹妹感情又親密了,好事將近啊?!?/p>

顧盛欽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理也沒理,而是幫上官若欣打開車門,道:“好久沒去你家拜訪了,今晚我們一起過去,嗯?”

上官若欣一邊彎腰進車里,一邊柔柔的說:“我爸媽昨天還念叨你呢?!?/p>

兩人就猶如最親密的情侶一般,你一句我一句,絲毫沒把其他人放在眼中。

直到顧盛欽開著車揚長而去,舒清都怔在原地沒有反應過來。

剛才,顧盛欽透過車窗望向他的那個眼神,就好像在說,不要自作多情了!

舒清自嘲,的確,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凌少川捏了捏她的手,向車庫走去。

“阿川……”

舒清退卻著,她聲音很小,道:“我不想回你家了。我今晚在賓館住,明天就出去找房子?!?/p>

反正現在孟婕在家里,她是肯定不會回去那個家了。

可凌少川的表情卻不太好,聲音也不似以往溫柔。

他漆黑的眸子盯著她,問:“是因為顧盛欽的原因嗎?”

舒清沒說話,算是默認了。

凌少川道:“你的意思是,如果以后上官若欣嫁給了顧盛欽,你也要躲著他們?舒清,你有什么對不起他們的,你要躲著,繞著他們走?”

舒清依舊沉默。

凌少川將她帶到車里,并準備將車往上官家的方向開。

他的語氣很冷硬,不容置喙的神色,“以后見面的機會多著呢,能次次都躲嗎?”

舒清吸了口氣,像是自己給自己打氣似的,道:“我有什么可躲的?”

凌少川瞥了她一眼,勾了勾唇。

……

顧盛欽和上官若欣比他們早一步到家,此時正在客廳里與上官宏交談著什么。

上官若欣小鳥依人的坐在一旁,看起來無比和諧。

凌少川牽著舒清的手走進客廳,不似平日里無視眾人直接上樓,而是似笑非笑的說:“呦,家里今天這么熱鬧啊?!?/p>

吳淑賢當即變了臉色。

好不容易上官若欣把顧盛欽帶回來一趟,難不成,這凌少川又準備帶著舒清過來攪局了?

上官若欣給了母親一個眼神兒,類似于安撫。

隨即,她淺淺的笑著,看似與凌少川的關系如親兄妹一般熟絡,“大哥,大嫂,你們回來啦。那我們現在,可以開飯了,就等你們了?!?/p>

舒清被上官若欣這么一叫,頓時浮現出尷尬之色。

顧盛欽的表情更是微微顯出些異樣。

只有凌少川破天荒的對她露出一抹親和的微笑,道:“那現在就開飯吧?!?/p>

吳淑賢仿佛領會到了女兒的意思,立刻起身殷勤的說:“盛欽、若欣,你們也快過來,吃飯了?!?/p>

顧盛欽瞥了舒清一眼,冷冷的。

隨即,他執起上官若欣的手,先他們一步走向餐廳。

舒清看著那十指相扣的手,頓時,心里發堵。

凌少川仿佛就是跟顧盛欽較上勁兒了,攬著舒清的腰肢,走向餐廳坐下。

顧盛欽淡淡的撇開了目光,仿佛漫不經心。

然而,晚餐剛開席,凌少川的手機就響了,那邊不知道說了什么。

他臉色變得異常詭異,低低的應了聲:“好,我知道了!”

盡管,他極力的想掩飾自己的慌張,可他的表情還是泄露了一些。

舒清疑惑的看著他,凌少川低聲交代道:“公司出了點事,我必須去一趟?!?/p>

說完,他似是不放心的小聲交代著,“你吃了飯就回房間,我很快就回來,嗯?”

舒清乖乖點點頭,道:“那你快去吧?!?/p>

坐在不遠處的顧盛欽將這一切盡收眼底,他眸色深了些,不動聲色的拿出手機,在桌下發著什么信息。

很快,又將手機收了回去。

凌少川一走,吳淑賢是最高興的。

畢竟,凌少川對于她來說,就像只蒼蠅,整天在你眼前飛,可是打也打不著。

再加上凌少川囂張的作風,她也不敢跟凌少川硬碰硬。

因此凌少川走后,吳淑賢心情頗為愉悅,幫顧盛欽夾著菜,道:“盛欽啊,多吃點。你和若欣平日里都忙,也沒空坐下好好說說你們自己的事兒?!?/p>

吳淑賢的話開始往結婚的事情上引。

舒清聽出她的話鋒不對,余光下意識的看向顧盛欽。

她在心里告訴自己,趕緊跟上官若欣結婚吧,結了婚,他和她就都沒有念想了。

終于不用這么不明不白的相互糾纏著了,她該輕松才對。

顧盛欽卻揣著明白裝糊涂,優雅的用餐,絲毫不買吳淑賢的賬。

吳淑賢給丈夫使了個眼色,上官宏也覺得顧盛欽和女兒的婚事拖得太久了。

于是,他帶著幾分試探和討好,道:“盛欽啊,年輕人的確是該將精力多用在事業上些,我也是從你這個年紀過來的。只是自己的婚姻大事,也要考慮的,你和若欣兩人情投意合,不如就趁早把事情辦了吧?!?/p>

gpk捕鱼大富翁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