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不哭。

小說: 我被男友寵上天喻色墨靖堯 作者: 澀澀愛 更新時間:2020-04-29 19:08:05 字數:2301 閱讀進度:504/542

“轟”的一下,喻色覺得自己要瘋了,她不久前才氣惱的與墨靖堯分開,沒想到他現在直接就到了她的床上,她要是不表現出點什么,那她與他這和好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心虛的轉頭看向墨靖汐的方向。

墨靖汐還睡的酣香,一點也不知道她自己親哥居然潛進了她的房間,來欺負她這個嫂子了,“你……你起開,靖汐在呢?!?/p>

“不起?!?/p>

“靖汐在呢?!庇魃а狼旋X,沒見過臉皮這么厚的,她都拒絕他兩次了,他居然還賴在她的床上。

“靖汐他哥和他嫂子睡在一起,天經地義?!卑瞪?,墨靖堯臉不紅心不跳的緊握著喻色的手,就一付今晚絕對不松開了的打算。

喻色離開了他的房間,他站在一片清冷中,許久才回過神來,她說走就走,經過他同意了嗎?

所以,不同意的他直接過來就是。

總之,絕對不可以她說走就走。

就是一扇反鎖的門罷了,他不經門,也可以人到她的身邊。

墨靖堯這話,讓喻色瞬間就風中凌亂了,長腿挪到床沿就要下床。

然,她根本下不了床。

墨靖堯握著她的手,或者他松開她手她下床,或者他跟著她一起下床。

但是眼下看來,墨靖堯不動如山的躺在她的床上,沒有松手的意思,也沒有陪她一起下床的想法。

兩腿懸在床前,喻色別扭急了。

這一刻,她是下也不是,不下也不是。

想下下不了,可是不下床的話,就這樣與墨靖堯躺在一起,她心慌。

畢竟,墨靖汐就在旁邊的病床上。

她與墨靖堯這樣躺在一起,隨時都有種會被墨靖汐看見的感覺。

算起來,她與墨靖堯之間的關系只是她承認了他是她男朋友了而已。

說什么她是墨靖汐的嫂子,不過是墨靖汐嘴甜罷了。

他們兩個連訂婚都沒有,更別說是結婚了。

所以,兩個沒訂婚也沒結婚的男人女人睡在一起好象怪……怪怪的。

她這里正想方設法的要下床,可是床上的男人就是緊握著她的手不松開。

掙扎間,眼角的余光中墨靖汐翻了個身。

然后,一張小臉不偏不倚的正好對正了他們這邊的陪護床。

喻色小臉爆紅,伸手就擰在了墨靖堯的臉上,“松手,不能讓靖汐看見?!?/p>

低低的聲音,卻全都是咬牙切齒,還有心慌。

臉上微疼。

墨靖堯回神看著女孩氣壞了的小模樣,不由得低低笑開,“要么一起睡這張床,要么一起去睡我房間的床?!?/p>

“墨靖堯,你真無恥?!庇魃珢懒?,俯首就貼在墨靖堯的耳朵上低吼,恨不得把他的耳朵咬下來。

“二選一,選?!蹦壬^續無恥,反正今晚就是必須兩個人睡在同一張床上。

絕對不允許喻色放單,否則,她絕對繼續胡亂的想七想八。

“不選,你走,墨靖堯,等我長大了,再睡一起?!奔热凰豢蟿铀?,那干脆就再也不要一起睡了。

不然,就有一種自己被他嫌棄的感覺。

她低頭看看自己,或者是她不夠豐滿,所以,讓他對她沒感覺吧。

既然每一次都是一樣的結果,她不想再忍了。

就把他那句‘等你長大’的梗直接還回給她。

“靖汐在,去隔壁說?!蹦笀蚰樕⒊?,輕輕一扯,就把她完完整整的扯進了他懷里,然后,抱著嬌小的她起身,下床。

大步走離墨靖汐的房間。

全程沒有給她任何反抗反對反駁的機會。

等到喻色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被抱進了墨靖堯的房間。

喻色愣了一下,“靖汐不能一個人睡,不安全?!?/p>

‘小盧小蔣在?!?/p>

“呃,都……都睡了,不……不方便叫醒她們過去?!?/p>

“我來安排?!比缓?,他抱著她一起躺到了床上,拿過手機就開始發信息。

喻色已經臉紅到了耳根,扯了扯墨靖堯睡衣的衣擺,“不要叫小盧小蔣,行不行?”不然,她是真的要瘋了。

她才把小盧趕走,小盧與小蔣一個房間,現在不管是叫小盧還是叫小蔣,兩個人都會一起知道。

“好?!?/p>

聽到墨靖堯答應下來,喻色長松了一口氣,但是重新躺回到這張床上,心里卻是慪的不行。

明明前面還走的義無反顧,結果,他這一追過去,就又把她帶回來了,前前后后一個小時都不到……

她真的很沒用。

喻色翻身,不想理會這個男人。

嬌小的身形蜷縮在大床的一角,孤零零的感覺。

可她才翻過身,才脫離墨靖堯的掌控,就被一只大掌撈了回來,于是,就見墨靖堯一手編輯短信,一手緊摟著她。

仿佛怕一松手,她就會再從他的世界里消失一樣。

喻色只覺得喉間一哽,眼淚就流了出來。

她總覺得墨靖堯不要她不是他的問題,而是其它的她一時之間怎么也想不出來的原因。

這樣一想,又覺得自己之前發脾氣的說走就走,似乎好象是有點狠了。

有點欺負墨靖堯了。

想著想著,她眼淚流的更兇了。

然后,一下子掙開只單手摟著她的墨靖堯,一個翻身就摟緊了他的脖子,頭藏在他的胸前,淚水很快就蹭濕了墨靖堯的睡衣。

墨靖堯原本在喻色掙開他的時候,還以為她小脾氣又發作了,又想要逃開他了。

卻沒有想到,她掙開他后只是翻了個身,然后就窩在他懷里一動不動了。

正安下心來準備繼續發信息安排人照顧墨靖汐的時候,就覺得睡衣上越來越濕……

發送完最后一條想發送的信息,墨靖堯迅速放下手機,開始俯視懷里的女孩,才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勁。

伴著她在不停弄濕他睡衣的同時,女孩的肩膀一直在輕輕聳動。

那代表……

腦子里有什么一閃而過時,墨靖堯伸手就捧起了喻色的小臉。

然后,女孩染著淚花的小臉就映入了他的眼簾。

雖然視野不是很清晰,但指尖的觸感卻是在告訴他,她哭了。

哭的很兇很兇。

“小色,不哭?!蹦笀蛞粫r間手足無措了,他伸手就去擦她臉上的淚,可是不管怎么擦都擦不去她仿佛如同泉眼般的眼睛里流出來的淚。

()

gpk捕鱼大富翁外挂 体彩青海十一选五 内蒙古11选五任选走势图 河北快3和 河南福彩快三一定牛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了 时时彩改20分钟一期 云南时时彩游戏规则 广发炒股软件叫什么 那种理财平台比较靠谱 怎么线上购买福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