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4章 謝白搖頭

小說: 仙界贏家 作者: 竹衣無塵 更新時間:2019-12-23 21:40:50 字數:2553 閱讀進度:4207/4207

周舒微笑,“長老啊,你還是那樣子,一激就不服氣了?!?/p>

“誰讓你那么說,”趙月如回頭瞪了一眼,“我就是這樣的,你知道還要故意說?!?/p>

“完全不用擔心,你我在一起,就沒什么可擔憂的,”周舒淡淡的笑,很自信,“魔界都一路闖過來了,巫界又如何?就算有準圣在那里,也大可全身而退,我可以保證?!?/p>

趙月如滯了下,嘆道,“是和我的劍吧,我可沒你說那么有用?!?/p>

“剛才還意氣風發,眨眼間就變了啊,沒有你,劍等于廢鐵?!?/p>

周舒笑了笑,溫聲道,“月如,魔界一行,你成長得飛快,現在的你,完全解開踏海劍的封印后,連大魔君都能克制,還有什么好擔心的?這一趟歷練效果很好,就算那樓剛過來,我相信他也不是你的對手?!?/p>

“你就騙我吧,沒你,我一定不成的?!?/p>

趙月如低聲埋怨,眼角卻帶著笑意。

周舒笑著搖頭,“能成,再說我始終都在,你真不用擔心?!?/p>

趙月如溫柔看他一眼,退后幾步和他站到了一起,小聲道,“可是,真的很奇怪啊,謝白為什么要選一個這樣的地方來會合呢?我們都沒來過這邊,只有他來過,這七星界有沒有危險,也只有他知道,萬一他真有什么想法呢……你想想,如果不是祝煥提醒,我們稀里糊涂的跑去了,有什么危險都來不及反應?!?/p>

“他選這里,是因為這里好辨認吧?!?/p>

周舒平靜的道,“可能也有別的原因,但我想謝白不會害我?!?/p>

趙月如猶豫了下,“希望如此,我總有點不安心,又不知道為什么不安心?!?/p>

周舒似有所思,“不奇怪,一般修仙者聽到玄冥幾個字,就很難安心,過去的玄黃界,除去那些巫族,信奉玄冥巫神的幾乎全是鬼修,各種鬼域手段,陰森可怖,修仙者聞之色變,所以玄冥給人的印象很不好,但我覺得,相比奢比尸,玄冥還算光明正大,就算和人類沖突,也不會把人類當成資源食糧,這點和奢比尸截然不同?!?/p>

“的確,我可能是想到鬼修了?!?/p>

趙月如似有所悟的點頭,“太陰山那邊,好像就有許多玄冥信徒,以前我都不敢去?!?/p>

周舒笑著道,“是,那邊就算不信玄冥的修仙者,也用太陰之力,只是算不得純正?!?/p>

行不數日。

周舒指著前方,微笑起來,“你看,這下不用擔心了吧?!?/p>

遠處的星光越發明顯,而幾重星光中立著一個影子,雖隔著很遠,但看去正是謝白。

沒一會,謝白也看到了他們,連忙飛了過來。

周舒舉手笑道,“謝白,辛苦你等這么久了,實在很抱歉啊?!?/p>

“城主,是我應該做的?!?/p>

謝白面無表情的看著周舒,“我這邊已經好了,隨時都可以出發去魁隗界?!?/p>

“這么直接了當的么?”

趙月如愣了下,“等等啊,謝白,這些年你一直都在外面等?等了這么多年?”

謝白搖頭,“沒多少年,城主說了從魔界過來,這邊方向正對著,不會有錯?!?/p>

趙月如又愣了下,“那你為什么在外面等著?不能去界里嗎?”

謝白搖頭,“不能,界里都是玄冥族,我沒必要下去?!?/p>

“都是玄冥族?”

趙月如愣了愣,看向周舒道,“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是祝煥在騙我們?”

周舒笑道,“你的心思真多,祝煥當我是祝融神使的人,他怎么可能去騙神使,有兩個可能,第一那些魁隗界的玄冥族不了解情況,第二,他們是故意那么說的?!?/p>

謝白難得的猶豫了一下,“七星界有玄冥族是個秘密,只有少數玄冥族人知道?!?/p>

周舒輕輕點頭,“那就合理了,那些到這里的玄冥族多半都被留下來了,而其他人不知道,還以為是遇到了危險,謝白,你怎么知道這些的?”

謝白平靜的道,“我曾受鄭途指派,到七星界送物資,然后了解了一些情況,這里是仙界一個宗門和玄冥族合建的仙城,什么宗門,目的是什么,還不清楚,我回報過輔國,他說七星界和獬豸國距離太遠,應該沒有關系,也就沒有再來調查?!?/p>

周舒和趙月如互看了一眼,都是一怔。

原來除了向良向苗之外,仙界還和其他巫神建立了聯系,七星界,可能是又一個良苗國。

這一個,比良苗國還要隱蔽得多,根本沒幾個人發覺。

趙月如頓了下,“舒,你說仙界這是想做什么???”

“是不是掌管宗門做的還不好說,但不管是誰,肯定也是不小的勢力,我想他多半是想建立一條通道,如果兩界開打或是有什么變化征兆,能最早到達巫界內部,適時做出反應,”周舒微微搖頭,“為何他能建在這里,為何玄冥還同意了,我也想不通?!?/p>

趙月如嘆道,“仙界總是不安分,手伸得越來越長了?!?/p>

周舒看著謝白,“你在外面等這么久,玄冥族人沒找過你嗎?”

謝白搖頭,“沒有?!?/p>

周舒思慮繼續,“可能界里有什么事,暫且不管他,我們先去魁隗界?!?/p>

“是,我來帶路?!?/p>

謝白一閃,已在數百里外,雙臂斜著展開,身形筆直,像一個大大的箭頭。

看得出來,他對帶路很有心得。

兩人跟在后面,沒幾日就和祝煥會合。

祝煥盯著謝白,臉色忽而一滯,“我好像在哪見過你?”

謝白看了他一眼,很平靜,“我去過魁隗界,也用真實之眼探測過,看到了很多人在燒烤,而你是被烤的那個,被綁在一根很粗的柱子上?!?/p>

“那是燒烤么?我是在錘煉,是我們祝融族特殊的修煉方法!我是最重要的招火者!沒有我其他人都不能修煉!”祝煥等著謝白,很是不滿,“難怪我當時覺得有點不對,好像被盯著似的,轉頭卻只看到一團模糊的影子,原來那就是你??!你居然敢窺測魁隗界,膽子真大!”

謝白搖頭,“我是在做任務,真實之眼正好能穿過你們的陣法?!?/p>

“讓你做任務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祝煥說著說著就意識到了什么,連忙道,“大人,我可不是在說你啊?!?/p>

周舒笑了笑,“放心,你罵的一點問題都沒有,的確不是好人,你說呢,謝白?”

謝白點頭,“鄭途的確不是好人?!?/p>



gpk捕鱼大富翁外挂